2009年,桃园三结义忽悠出第一台抓举机器人

作者:倪筱荣 李颖来源:学校文化研究会发布时间:2021年07月14日点击数:12


古希腊传说,有位国王住在一座美丽的宫殿内,里面宝物价值连城。国王的朋友达摩克里特多次表示羡慕,于是国王让他穿上王袍,坐到自己的位子上饮酒作乐。当他举起酒杯,突然发现一支利剑用马鬃吊着高悬在头顶,这让他大惊失色……他终于明白,国王每天都在过着担惊受怕的日子。

来到肖永华公司位于金坛的生产基地,我看到了他办公室的“达摩克利特之剑”——一块书法牌匾,上书四个大字:“居危思危”。同样的牌匾,还出现在他的副总黄如鹄的办公室。

我作为一个业外人士,看到那蓝天白云下刚刚投入使用的宏伟气派的厂房,自然不明白他们“危”在何处。但“居危思危”四个字,至少描述了他们创业路上的惕励精神,让客户踏实,让员工放心。

坐到“居危思危”牌匾之下,采访,从2009年他们争取到的第一份订单开始。

“当时你们桃园三结义还刚刚起步,客户凭什么敢把100万元的订单交给你们?”我的疑惑,让肖永华楞了一下:“我也说不清,就是忽悠忽悠,他们就付定金了。”

没想到肖永华用了“忽悠”一词,连他自己都被逗笑了。

整个采访过程,我从办公室到车间,跟各种岗位的员工交谈,戴着安全帽在各种搬运类机器人中间转悠,了解肖永华他们三人十几年来在工业电气自动化专业方面的“忽悠史”。


肖永华(中)、杨天海(左)、黄如鹄(右)在公司成立10周年纪念牌前

 

 “居危思危”匾,肖永华和黄如鹄的办公室各有一块

 

一、一张莫名其妙的入学通知书

1998年6月,肖永华从南通海安的一所初级中学毕业,中考志愿填写了两所高中,就在家等待录取通知书。时间不长,他莫名其妙地收到了常州轻工业学校的入学通知书,其中原因,他至今也没弄明白。

当时学校位于雕庄,他懵懵懂懂地报到,懵懵懂懂地进了操场旁第二间宿舍。他的上铺叫杨天海,旁边一张床,跟他头碰头的是黄如鹄。三人同窗、同宿舍4年,2009年“桃园三结义”共同创业至今,这期间又是12年,百年才修得同船渡,这前世该是修了多少年才有今天的缘分?

而把三人的人生和事业绾到一起的,竟是肖永华那张莫名其妙的入学通知书。

三人都生于狗年狗的特性是忠诚、聪明顾家。肖永华最大,自然成了带头大哥。其实肖永华带头大哥的作用,在校时主要集中在体育项目方面:他是班级体育委员,参加过学校各种体育比赛,给年级拿过很多第一。明明是同班级、同宿舍的同学,但言谈中,黄如鹄、杨天海只要涉及肖永华,从来不直呼其名,一律称“肖总”。他俩佩服肖永华的眼光、见地和胆略,日常工作中,只要肖总作出一项决定,二人绝对是不折不扣地完成。

这让我想起了周易的艮卦:在周易中,狗为艮的卦象是两阴爻支撑上面的一个阳爻),如此稳固的结构,加上狗性的忠诚、聪明、顾家,自然既做得好细节,又成得了大事。

 

二、乡村旮旯里挖到了第一桶金

2002年,肖永华4年中专毕业,因为成绩好,被任课老师推荐进了一家衡器厂做自动化控制。他在工作中学习、钻研自动化控制技术,同时搞起了销售。机遇之门,慢慢向他开启了。

在老常州人眼里,新北区那个叫“安家舍”的地方,不过是个乡村旮旯。肖永华先后找到了黄如鹄、杨天海,提出“桃园三结义”,利用“安家舍”钣金工艺比较发达这一优势,共同创业。

第一桶金,是2009年来自于江西的一笔100万的业务。这个时候,他们公司还没有注册登记,没有厂房,没有机械设备,肖永华“忽悠”的功夫就是他在自动化方面多年积累下来的技术,他以自己的技术作为谈资,谈得头头是道,甲方听得心悦诚服。就这样,作为甲方的江西某个做糖浆的厂家在合同上签字了,并且付了20万定金,他们要求提供一台抓举用的机器人。当天夜晚,肖永华兴奋得通宵未眠。

刘、关、张“桃园三结义”,自然各有各的能耐。肖、杨、黄在“安家舍”动手设计了,他们还聘请了一位机械工程师,4个人没日没夜地联合攻关。他们找来了日本的不二机器人拆开研究,买来了国外的夹具一个尺寸一个尺寸测绘,自己制图安装,就这样,一台用于抓举的机器人设计、组装成功了!之后,由于国内做自动化的厂家越来越多,很多厂家都在他们这里购买这款抓举机器人,销量巨大。

业务不断扩大,他们多次搬家,车间也不断扩大。

翻阅公司10周年庆典资料,发现有一张副总杨天海上台演讲的照片,他用PPT展示当年在乡村旮旯创业时的景象:PPT下方,是斑驳的工厂大门;PPT上方,办公桌上一台手提电脑,总经理肖永华一脸的青涩。

九层之台,起于垒土,杨天海给这张PPT起名为“杨帆”。


公司副总杨天海在回忆公司创业之初的情景 


 公司第一张订单产品抓举机器人,副总黄如鹄爱不释手

 

三、有一种生产机器人的速度,叫“立等可取”

2016年中秋前夕,湖北某个做米酒的企业急匆匆找到肖永华总经理,请求救急。细问方知,该企业是湖北的明星企业,他们向领导和社会承诺,整个米酒生产过程完全自动化,让车间看不见工人。其中有个装箱环节,箱子里好几道隔板,要将大小不等的酒瓶装入同一只纸箱。如果用夹抓器抓瓶口,瓶口大小有误差;用磁铁试验,吸力又不够,而且玻璃瓶易碎,无法保证百分之百安全。此刻,离开市政府领导到企业剪彩只有7天了,必须在这之前完成机器人装箱的设计、制造并安装到位。

“肖总,你们能不能做?”湖北厂家的采购员眼睛盯着肖永华。肖永华一个电话喊来管生产的副总黄如鹄:

“黄总,你们能不能做?”

黄如鹄听完情况介绍,说了一个字:“能。”

“5天完成?”对方追问。

“5天。”黄如鹄回答。

湖北的采购员住了下来,每天到车间盯着进度。第一天,什么实物也没看见;第二天,什么实物也没看见;第三天,居然还是什么实物也没看见。采购员急得直跳脚!然而黄如鹄照样笑眯眯地看着他,让他别急。第四天,变戏法似的,瓶装酒装箱机器人出现在了采购员面前——至于那个磁铁吸力不够的问题,黄如鹄他们找到了无锡的一家吸铁石公司,他们用超强吸力的磁铁解决了问题。阴历8月15日中秋节那一天,司机开车把机器人送到了湖北。

工业企业生产的产品有标准件和非标产品之别非标产品指不按国家颁布的统一行业标准和规格制造,而是根据用户的用途需要,自行设计制造的产品或设备

“我们有两千多家客户,有两百多种非标产品,因为我们的非标产品种类很多,对于市场来说属于非标,其实对于我们来说,却是标准件,有库存。所以,其他自动化厂家要一个月的周期,我们常常只要15天。我们创盛智能做过很多在常人看来不可能的事情,创造过很多奇迹。”此刻,我应该用“成竹在胸”形容黄如鹄说话的神态。

还有一家湖北军工企业,想改行做机器人。他们订了山东某自动化工厂的货,一年时间未见音讯。赶到山东找,人都找不到。于是从合肥、南京一路向东,打听能够供货的自动化企业。等找到创盛智能时,离开机器人上展会的时间只有4天了。肖永华答应了,让黄如鹄安排生产。客户每天跟着黄如鹄,跟上次一样:第一天,没见着东西,第二天,没见着东西,第三天上午十点半,装配完成,发货!

他们生产机器人,就像百年老店烙烧饼,客户因口碑而来,立等可取。当然,并非所有机器人都能立等可取,最长的项目,他们要干半年。

公司的主业是机器人物料搬运成套系统及周边配套设备的集成、研发、生产、销售与服务。他们制造的机器人都是“苦力滴干活”,包括:各种口袋包装、搬运,3D智能拆垛,分拣装箱,自动化立库,使用AGV导引车、RGV轨道车、MES等进行智能仓储,以及自动装车、自动卸车系统。如今,全国几乎每个省都有他们的客户,马来西亚、印尼以及非洲、北美洲都有他们的机器人在“辛勤劳作”。

他们的机器人究竟进入了多少行业,连他们自己都一时说不全面。副总杨天海负责公司的设计开发及销售,他随口说出了一连串企业及品牌名称:米婆婆、妙可蓝多、蒙牛、金龙鱼、中粮、汉高、尼高、锦湖、广汽、正大、双胞胎、朗盛、成都烟草、宁波烟草、三菱化学、浙江帝人、上海特强、金坛中盐、中航锂电、金坛蜂巢……这些企业或品牌,其生产的后端搬运,都有创盛智能的机器人在忙碌。


 金坛制造中心外貌

 

 金坛制造中心车间之一


四、成大业如烹小鲜

肖永华从来不睡懒觉。周日的早晨,肖永华跟平时一样,六点多就起床,他要去菜场买菜。从周一到周六,他每天7:30准时到办公室,至于下班时间,有可能晚7点,也有可能是晚10点、11点。做老板太忙了,唯有周日,他可以用烧菜这一方式补偿家人。

“成大业如烹小鲜”——我脑海里突然浮出了这句话。

其实,老子《道德经》第六十章原文是治大国,若烹小鲜。”对这句话的解释多种多样,其中一种说法是:治理大国就好像烹煎小鱼儿,油、盐、酱、醋等调料不能多不能少要放得恰到好处。

常州创盛智能装备股份有限公司已经离开当初的那个常州旮旯,行政总部和研发中心搬进了新北区常州高新科技园;在常州金坛的200亩土地上,刚刚交付使用的16,000平米的厂房,将承载年产值7-8个亿,该生产基地目前还在进一步扩展;他们还将在四川宜宾建设生产基地,规划年产值2个亿。他们是“江苏省高新技术企业”“江苏省优秀企业”“全国质量管理先进企业”“全国用户满意企业”。事业做得这么大,除了桃园三结义共同努力、认准专业行当不断开拓,以及拿出足够的经费投入科研开发、省下所有的广告费奖励研发人员等一系列原因之外,我们不得不关注他们企业的核心价值观:诚信、勇气、专注、创新。这8个字,既可以用来形容肖永华他们三人的特点,又可以看作公司的特质,还能够用来描述创盛智能十多年来的发展足迹。成大业如烹小鲜,既仰望星空,又一步一个脚印,步步为营,努力拼搏,做事恰到好处——也许,这些就是他们成功的全部秘密?

不,还有“责任”二字!


 肖永华在常州新北区的公司行政中心

 

 公司副总黄如鹄介绍公司愿景

 

五、锣声下的责任

“创业以来,你遇到的最开心的事情是什么?”面对受访者,我几乎都会提这个问题。

我估摸着给肖永华提供了以下几个选择:2009年,签下了第一份订单;2015年,取得ABB机器人供应商资格;2016年公司在新三板挂牌;2020年金坛制造中心投入使用。

然而肖永华的回答太出乎我意料:“没有,没有开心的事情。”

他抬头看了一眼墙上的“居危思危”四个字,说:“我们每天都有危机,包括当下的危机和潜在的危机。我们是办公司,不是做老板,公司办到后来,就是个责任。”

因为满脑子思考的都是危机和责任,他已经淡忘了2009年签下第一份订单时夜不能寐的兴奋。

“提供完整的智慧工厂解决方案,为客户创造长期价值,与优秀员工一起打造健康快乐富足的平台,成就客户,成就企业,成就员工。”肖永华背书似的把企业使命给我背诵了一遍。其实同样的话语,公司搞企划的主管已经给我说过一遍,两个人所说内容一字不差。两人同样说得一字不差的还有企业愿景:成为世界一流的“智慧工厂”价值提供商。这句话,布满公司所有重要场所。

“产品给客户带来效应,这是最重要的。公司有三百多号人要吃饭,后面连着三百多个家庭——办企业就是个责任问题。”肖永华说完这段话,跟我加了微信好友就离开了。他每天事情很多,下午五点,还有个协调会。

我随手翻阅着公司资料,玩味着836378这个数字,这是公司在新三板挂牌的股票代号。2016年4月14日,经过半年准备,肖永华围着红色围脖,在北京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所在地敲响了铜锣锣声激越,那一刻,肖永华感觉肩头的责任更重了

再看他的微信签名:“将欲取之,必先与之。”我想,当“责任”二字始终闪现在脑海时,“取”“与”之间的关系,也就不难把握了。


 公司产品之一


公司产品之二


公司产品之三

 

所属二级学院:智能控制学院

专业:工业电气自动化

班级:98工电41

班主任:陈志刚